|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行业资讯 » 正文

自创家教团2个月收入过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20  浏览次数:832
 “大家好,我是陈榆,来自连云港。在暑假里,我和高中同学一起组成了一个家教团队――超越教育,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共收入13035元。”陈榆是南师大大二的学生,两年前的夏末,初入大学的他在尚且陌生的同学面前,介绍起自己的“事业”,颇感自豪。两年来,他用寒暑假的时间来往于各个学生家庭,进行“一对一”教学,不辞辛苦,收获颇丰。

  “叛逆”促进改变:“大学的学费,我自己交!”

  陈榆从小在部队长大,成绩优异,只可惜高考失利,与理想中的大学擦肩而过,“我考了高中三年以来的最低分。”事已至此,陈榆的父母再三思考,决定让陈榆去做国防生。“当时我的分数可以做任何学校的国防生,爸妈觉得这也会是一条很好的路。”然而,陈榆并没有选择这条父母眼中的“康庄大道”,“我从体检现场跑了出来,就是坚定地告诉爸妈,我不想去。”陈榆告诉记者,由于从小在部队长大,他已对部队生活非常了解,也就少了些期待和好奇,他更想去看除此以外的世界,“我想过更加不一样的生活。”

  陈榆这一跑,让他的母亲非常失望,“当时我妈一连很多天都不理我,态度也冷冷的。”于是,陈榆决定要做些什么,让母亲,也让自己重拾信心。“做国防生,学费是全免的,因此我决定自己创业,大学的学费,我自己交!”

  由于高中刚毕业,资历尚浅,陈榆思考再三,认为家教这条路,可以走。“我高中所在的班级是连云港最好的班,所以我就选择一些成绩很好并且口头表达能力较强的人作为创业伙伴。”其中甚至包括2010年清华自主招生理科第一名和连云港高考理科状元,“好朋友们考得不错。说好了,我开公司,他们来给我打工。”创业之初,陈榆在日志中充满信心地写道。由10个高中毕业生组成的“超越教育”,就此诞生。


  事实证明实力:“超越自己,走向成功。”

  团队建立之初,由于没有知名度,资金又少,几乎没有人来报名。“印了少量传单给家旁边的新港学校,0回复。印了两千张传单在墟沟街在大新海门口在很多很多地方发,几乎0回复。接到好多电话,或直接或隐晦地问我们是不是真的不会是假的吧。”2010年7月9日,陈榆在日志中写道,“记得在墟沟街上发传单,一个人站在步行街头,顶着烈日,口干舌燥,还要受白眼。有一对母女,我发了2张给她们,女儿拿到手里看了一眼然后撕掉,切了一声。母亲很骄傲地说女儿学习好,一直全区前30,不上补习班。”心力交瘁,却又无可奈何,“没办法啊,我就继续发传单罗。”两年后的陈榆平淡地说。

  天无绝人之路,交涉多时的图书馆终于答应借给他们一个小礼堂进行公益讲座,宣传“超越”,“这次讲座效果非常好,有好多家长来主动咨询。有点当时高考咨询的感觉,只不过这次是自己被咨询。”陈榆甚为幽默。他们主要教授的科目是数学、物理、英语和化学,学生从小学六年级到高中二年级不等,“我们本来想开设小班制,最后由于各种原因,只得放弃,专攻一对一教学。”至此,咨询、试讲、谈合同、开课,一切开始步入正轨。

  “我妈一开始对我的创业非常冷淡,还有些‘冷嘲热讽’的味道,但爸爸一直很支持我。”渐渐地,回答家长的咨询时,陈榆变得越来越老练,讲课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当被问及母亲最后的态度如何时,他笑着说,“我在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给我爸妈买了礼物,他们都特别高兴。毕竟是我妈啊,气一气也就是几天的事嘛。”


  从学生“化身”老师:“累,并期望着”

  “现在我的档期已经排到8月20号了,一三五七全天6小时,二四六半天3小时,每天都要带课。累,并期望着。”陈榆在2010年7月18日的日志中这样写道。他告诉记者,由于当时天天讲课,嗓子疼到不行,甚至化脓,只能靠吃药维持,“我当时没有想过要停课,我总觉得能讲就讲,这是承诺。在家窝着也是窝着。”除了自己的身体问题,一些意外也很难避免。“突发事件,无非是老师爽约,或学生爽约,因为一个人而让整个团队的信誉遭受了损失,这是难以预料的,也是无法抗拒的。下次一定得注意。”每次事情发生后,陈榆就这样默默地告诫自己。“朋友之间谈到‘钱’这个话题往往很敏感,所以我在一开始就和他们谈得非常清楚,也就省了不少心力。”整整两个月,他来往于各个家庭,“所有的麻烦自己扛着,真是有点累了。”

  由于天气炎热,在家教结束后,陈榆背后一直忽略的毛囊发炎,内部化脓,需做手术切除。“我在医院整整住了20天,在那段时间里想了很多。”陈榆开始了解要有好的事业,也要有好的身体,回想自己这个特殊的暑假,收获颇丰。“其实那些家长选择我们,主要是因为,那个年龄的孩子多少有一些叛逆,对老师有着些许抵触心理,而面对我们这些同龄人,相对而言更愿意敞开心扉,也可以更好地学习到一些学习方法和应试技巧。我们也会将考试时的一些心理告诉他们。”

  记者了解到,陈榆曾教过一个学生,初中毕业,水平只够中专,学生的母亲决定让孩子转学,在这时,遇见了“陈老师”。“每个孩子的性格和他的家庭有很大的关系,和单单教授知识相比,我和他们更像是朋友。所以我面对他的时候,更多的是以朋友的身份,我只想告诉他,我希望他好。”长期的谈心和开解,让他们成为了朋友,“这个孩子进步很大,后来不但上了普高,还做了副班长,高二的时候甚至做了学生会的副主席。”陈榆谈起他,颇为自豪。

  有一个学生的父亲是一位民营企业家,非常赞赏陈榆如此创业,“他给我的报酬总是特别多,他的儿子也是两年以来,唯一一个,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辅导的学生。”正是由于他们的鼓励,让陈榆决定把这个“小老师”做下去。两个月的特殊记忆,苦乐参半,整个团队共赚得13035元,而陈榆作为主创人,收入颇丰,“不管怎么样,大学第一个学期的学费,我可是赚到了!”

  至今,“超越教育”已经两年了,在那之后的每个长假期,陈榆几乎都是这样度过,当初起步时的艰难,也记忆犹新。陈榆坦言,并非没有想过退缩,“只是想对自己说一声坚持,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

 
 
[ 新闻公告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公告
点击排行